我国农民教育rJqm6tk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86434
  • 来源:盛世新闻

我国农民教育5lV3A__________________盛世█▲线路:ss553.com▲______________________

  她来过,留下属于她自己最鲜明的痕迹,五州大陆记得她,将如同她记得遥远的前世。   孟扶摇轻轻笑着,牵马走在小城清静的曙色和空寂的长街之上。   昨晚一夜的狂欢,今早家家都在闭门睡觉,孟扶摇一路踩着那些遍地的碎红爆竹纸屑走过,在那样细碎的触感里有种温软的心情。   顺利的出了城门,一路驱驰,在轩辕国境城关之前缴了通关令,孟扶摇过城门时,抬头望了望城门之上。   那里有三个剑洞,当日的鲜血却早已洗去,就在这里,三个多月前,黑衣的另一个宗越,用天下第一杀手的诡诈和悍厉,教会她如何蒙混过关。   她不是很好的学生,人家剥皮她画叉叉。   骏马驰上山岗,她缓缓勒马回首,就在那夜,她和铁成伏在这个位置,看着前方黑衣男子流线刀锋般利落精悍的身姿,看着他剖开黑夜如利刃剖开丝缎一般的漂亮身形。   宗越那家伙的身材,真是令人流口水啊……   孟扶摇露出一脸猪哥相,淫笑着,想那家伙如今大概正坐在高高的四面不靠的皇位上,忙着对大臣分类甄别安抚稳定的同时清除异己巩固帝位吧?   五洲大陆最优秀的男子,应该坐他该坐的位置。   她微笑着,拨转马头。   远处却突然传来悠悠乐声。   沉厚古扑,哀婉悠扬,不同箭的清越笛的明亮,却回旋往复滋味如茶,自城关楼头之上浅浅飘落,吹起了漫天突降的冰凉雪花。   梅花般的六出雪,伴着苍凉幽远的埙声飞旋落下,素净通透的落在孟扶摇乌黑眉睫,如青羽之上覆了翩然的白蝶,再无声融化,湿了那一小片细腻感怀的心情。   长风,古道,离人,埙声。   一曲《忆故人》。   忆的是谁,故人又是谁?当初大瀚潜府凉亭之巅吹给她听的曲子说给她听的往事,如今俱化作飘过边戍城关荒草之上的飞雪,再在伊人眉间悄然融化,化为一滴牵记的泪痕。   此刻,她在城外,风尘仆仆里勒马半回身,他在城内,亦是一身千里来送的扑扑轻尘,她在城外,漫天飞雪里静静仰首,在扑面的雪花里听一曲送别的埙,看天地苍茫共成一色,想起那个或琉璃眼眸或唇色如樱的男子;他在城内,白衣如雪中轻执金红色云龙纹的古埙,光滑沉厚的埙身在他掌中闪着幽幽神光,他那般出神的吹着,想起皇宫中她扑来的急切……宫阙之巅燃烧的火箭……长剑探入时她挡在他头顶的手……辛苦制作的恭桶床……敷药时细致的手指……掌心里温柔的一吻……院墙下相拥的一霎……技巧做戏落下的巴掌……她悲愤撞在他胸上的砰然的震……崇兴宫里飘落的红灯笼许下的愿……一生里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和她单独过的年。   那些患难与共,此生难替的日子。   那些朝夕相伴,执手扶持的险程。   从此后他的人生走向尊荣之巅,感情却洗尽铅华,谢罢舞裙。   落雪渐密,天地皆白,古道飞雪中,有人一身霜白的细吹古埙,阴山雪花里,有人半卷衣襟沉静聆听。   一曲终了,两各无声。   孟扶摇遥遥向城关的方向注视着,城头上却始终不见人踪,她默默半晌,拨出“弑天”,手指在乌黑暗光的刃面,铮然一弹。   “嗡——”   清空锐意声响袅袅传开去,直入云霄,孟扶摇向着那个方向微微一笑,轻轻拨转马头。   道路逶迤,健马翻飞的四蹄踏着关山之雪长驰而去,那一声独属于她铮铮气质的清越应和,却久久响在空城上端。   城中,白衣白裘的男子,缓缓放下手中的埙,修长手指轻轻抚过滑润的埙身。   他清淡雅洁眉宇间,一抹笑意亦如长空飞雪,凉而沉静。